Br.
微博@Misswhite有点黑
叉烧饭+磊吹
最近萌上了少爷x男孩
小透明
偶尔蹭个图 写个文什么的😊
5

   *【火影】

   /  原创女生

   /  存档用

         其实我很好奇,你那面从未摘下的面具下,会是怎样一番光景。

 

         夕阳的光打在叶岚雅身上,那温柔的色彩依稀透过树叶洒下余温,火红的刺眼。叶岚雅感受着一点点渗透进来的温度,嘴角微微上扬。这就是温暖啊,叶岚雅回头去看那悬在山头的火红夕阳。

         突然,脑海中一个不知名的声音,不慌不忙的开始了自己的叙述。

         '我想永远的存在,就像那片夕阳一样,就像当时的那个人一样。'

         叶岚雅的瞳孔渐渐放大。这声音……是什么?

         '以前的我,总会看着夕阳落泪。那个时候的我无法相信太阳落下后会再次升起来,不,就算太阳升起来,也无法相信自己还活着。每次看到夕阳落下,都会觉得自己的生命结束了,所以很害怕。'

         “……?” 那身影随着他的故事逐渐清晰。诶?罗兰……是谁啊?叶岚雅怔在了原地。

         '雅子…………

           ......到底是谁啊......

 

       “老板,老样子!两人份的猪软骨拉面。

       “好嘞!

       “谢谢啊,卡卡西接过拉面,放在自己和叶岚雅的面前。怎么了?卡卡西将掰开的竹筷递到叶岚雅的面前。不快点吃的话拉面就凉了哦。一面旁若无人的揭下了面罩,丝毫不在意菖蒲和手打惊奇而炙热的目光。

       “嗯,叶岚雅接过筷子。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拉面,有些发愣。

        永恒这种东西,真的好美好美。'

        又来了,叶岚雅扶住额头,果然......忘了什么。叶岚雅伸手,将面汤搅浑。

        毫无胃口。

        叶岚雅将拉面推到卡卡西那已经空空如也的碗旁。你吃吧,叶岚雅转过头,盯着自己面前的桌子。没胃口。” 

         卡卡西一愣,然后笑道不吃东西会长不高的啊。

         长不高三个字刺刺的扎进叶岚雅心里,家里那个小团子的身高最近在噌噌的往上长,她可不要被比自己还小上几个月的小团子给比下去。叶岚雅瞥了一眼卡卡西脸上的笑容,然后迅速的拿起筷子,解决起碗里的拉面。这家伙,面具之下的光景,煞是好看呐。真是个听话的孩子, 卡卡西笑笑,没有注意到叶岚雅泛红的耳根。卡卡西扭回头去看木叶的光景。即使是在黑夜,也能发出耀眼的光啊。这......便是木叶吧。

 

         他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看他。

         这样的光景,还能持续多久呢?在黑夜的掩护下,似有人影略过。

          

        “雅子桑你,来木叶快一年了吧?

        “嗯?……嗯,好像是吧。叶岚雅面对手打大叔突然的发问,有些不知所措。

        “呀!时间走的真快呀。那这顿算我请啦!大叔笑了笑,不等叶岚雅推辞,便消失在店面的后厨。卡卡西也愣了愣,时间还真是快。又是一年过去了。

        “雅子啊,喜欢木叶吗?卡卡西目色慵懒,眼底却压着一丝不明的情绪,今日三代的反应让他联想到一些不好打事情。啊?叶岚雅有些不知所云,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大家问的问题都这么的哲学?放下手中的竹筷,叶岚雅陷入了沉思大概是喜欢的吧,木叶的大家都很有趣,相处起来轻松又愉快。给人一种家的感觉。

          这样的答案三代应该是满意的吧。卡卡西送了口气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

          叶岚雅点了点头。我吃完了,多谢款待!

        “我送你回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夜色渐起的街道,沉默的二人各自怀揣着心事,一路走到宇智波大宅的门口。就送到这里吧。叶岚雅转头说道,话落转身便向里走去。

        “等一下,卡卡西一把抓住叶岚雅的和袖,哪里不太对!入夜的宇智波,安静的有些异常。听卡卡西这样一说,叶岚雅停住了脚步。

           她很快的联想到了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争吵的宇智波父子,她偶然看见和止水交谈的鼬,和不再一同出现到暗部和宇智波暗卫。叶岚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身体骤然一冷。她不愿再多想那些可能发生的可怖画面,挣脱卡卡西的手,快步向着里面走去。佐助回来了吗?美琴阿姨托她买的日用品还没送呢, 平日里嘘寒问暖的叔叔阿姨呢?  他们是否平安?

           随着叶岚雅的深入,原本不明显的血腥味逐渐浓郁到无法忽视。叶岚雅放慢了脚步,从她看到第一具尸体的时候,眼泪就逐渐涌上了她的眼眶。实在是太像了,这惨绝人寰的景象跟一年前,火之国边境的某处院落里发生的惨剧,实在是太像了。

         “快逃呀!

         “你一定要活下去。

            她的母亲早逝, 家里长老强势。她有着家族百年不遇的强大血继, 她的父亲却想瞒下一切让她过平常人的人生。因为这消息一旦传开,只会有两个后果,或是引来宿敌的全力追杀,或是叶岚雅沦为家里腐朽老人的杀人工具。无她的父亲不愿让自己的女儿活成那样,已经逝去的母亲更不愿。所以父亲计划在她六岁那年将她送出家门远走高飞。家族日益衰败,却没能防住家贼,闻讯而来的贼人在新年伊始的时候将家族之人尽数杀灭只为将这还未壮大起来的血继扼杀在摇篮之中。

            站在宇智波主宅的门口,她却不敢踏进一步。 吱呀——”几经挣扎,叶岚雅颤抖的推开那门,映入眼帘的是寂静的庭院。美琴阿姨?我回来了。无人作答,本该灯火通明的厅室一片黯淡。卡卡西上前,拦住她,代替她缓步向前,拉开里的门。叶岚雅瞥到了那缝隙中一双秀丽的手,上面渲染着浓郁的红色,宣告着生命的流逝。目光向前,跪坐在门厅中间的小小身影,不是佐助是谁?而鼬的身影,出现在门厅的最里面,像是旁观者一般不带感情的看着发生的一切。他在二人推门而入的瞬间消失不见。

            叶岚雅只觉得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原本僵硬的身体渐渐有了温度和感觉,她将眼泪擦干,缓步上前,直直走到那少年的身前。她蹲下,直之视线与宇智波的墨瞳相接,她伸手,紧紧攥住佐助的肩,然后缓缓将他拥入怀中。孤零零的少年两眼无光,回身紧紧抱住这汪洋大海里他唯一能拉住的稻草。他只有她了,也只有她能够最深切的体会到佐助的悲痛。 少年的悲鸣在她耳边响起,起初只是呜咽在喉,渐渐的,那声音胀大,演变成无法忽视的嘶吼,那声音和族人们的身影逐渐的重叠,叶岚雅再也忍不住,泪水不住的落下。两人就在已经冷下的两具尸体与满室暗红的陪伴下,喊叫与哭泣着。

            今夜,这片土地上又多了一个孤单的少年。要背负着仇恨和悲痛,努力在黑暗的泥沼里行走。他的身边,只有另外一个小小身影,和他相互依靠。


©
B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