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微博@Misswhite有点黑
叉烧饭+磊吹
最近萌上了少爷x男孩
小透明
偶尔蹭个图 写个文什么的😊
5

  *【火影】

   /  原创女生

   /  存档用

    佐助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正午了,他环顾四周,纯白的病房里充斥着消毒水和栀子花混合的气味,透过没有遮蔽的窗,晃眼的日光在肆虐横行。透明的吊瓶里,药液一滴一滴,从血脉行至骨髓。他下意识望向房间里唯一的色彩:坐在他身边的女孩。她坐着睡着了,眠的很浅,头无意识的一歪一歪,墨黑的发丝垂下,紧皱的眉头和淡淡的黑眼圈挂在苍白的小脸上,简直要和医院的背景和为一体。

    他闭上眼,试图回忆那夜发生的事,而意识拉回回到身体的一瞬间,剧烈的痛苦覆盖了他的脑海父亲!母亲!他没能抑制住的大喊起来。女孩从浅眠中惊醒,慌忙安抚着少年的情绪,一边将外面的护士喊了进来。人慌慌忙忙的进进出出。随着镇静剂的注入,少年又深深睡去。叶岚雅微微松了口气,现在这个时候对于佐助实在是太过于艰难了些。家族的人,被自己深爱的哥哥一夜之间杀尽。这对于这个七岁的少年来说,是多么沉重的枷锁,叶岚雅再清楚不过,若能度过这最艰难的时期,接下来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

    自己又能为他做些什么呢?想起那夜,恍如隔世,在场的四人,一个不知所踪,一个外出任务,一个深陷泥沼,而失去庇护的自己又将何去何从呢?叶岚雅叹了口气,还是只能靠自己。

  “刷拉——”门对拉开了,进来的是三代。一段时间不见,他的老人斑又加深了几分,满是皱纹的脸上是掩盖不住的倦意。听说佐助醒了?三代取下火影帽,露出稀松的花白头发。叶岚雅只是微微点头,看着病床上的佐助,默不作声。三代也注视着病床上的少年,半晌,说道:雅子桑,你想不想去忍者学校?” 叶岚雅没有转头,回道我想进暗部。

    听到叶岚雅单刀直入的答案,三代略微挑眉,拒绝平和?是为了什么?双眼微眯,昏黄的眼底闪过一道危险的神色。三代大人,我想要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仅仅去忍者学校是不够的,所以想要参加暗部。还有,我想申请开始对我血继的研究。三代的眼神缓和下来,看来是自己多虑了,这孩子并无异心。他将火影帽带回头上,说道 我明白了。这两天你就好好照顾佐助吧。一周后去暗部报道,研究人员会在你进行身体测试,之后开始进行实验。我会帮你跟学校那边打好招呼的,就说你挂名在那。不过考试还是要参加的呀,不然毕不了业哦。三代起身走出病房,驼背的身影有些落寞。叶岚雅没出声,只是起身拿了个苹果,削干净了皮,放在佐助床头。然后伸出手,握住少年的手,先前皱着眉的少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舒展开了眉。

    波涛汹涌的湖水渐渐归于平静,人们讨论着那个被灭门的氏族,和那个还躺在病房的少年,那些血腥的令人作呕的画面,也沦为了茶余饭后,人们的谈资。

  

    佐助再次醒来时平静的吓人,漆黑的眼底只有深深的恨意,避开护士们打量的目光,叶岚雅带着出院的佐助住到了宇智波未遭血染的一处偏宅内。帮着打点完一切,叶岚雅看着这安静的宅邸叹了口气,告别的时刻终究还是要来了,她对着佐助说我要去暗部了,一周后报道她看到少年的身影明显的颤动了,听说一开始的封闭式训练很是严格,可能没有一年半载出不来。你要照顾好自己。” 佐助猛地转身,抓住她的手臂紧紧不放,面上的神情像是受惊的幼兽 三代明明说了会有抚恤金,你也可以去上忍者学校,明明可以就这样安心的生活下去,为什么?....即使的七岁的他,也对暗部严格且残酷的训练制度有所耳闻,很多人走进那个大门后便没有再出来过。他已经失去了太多,木叶里唯一熟知的人要将自己送去地狱,他不愿意。    

   “我要去,我需要能够保护自身的力量,和在木叶生活的砝码。轻轻推开佐助的手,叶岚雅面无改色的收拾着自己的行李。佐助不知道再一次失去重要之人的叶岚雅是怎样的无力,一年前的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逃;如今她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她不愿意在意外来临的时候,没有护住身边人的力量。且不说失去了宇智波庇护的她,暴露在木叶的阳光下,被害的可能呈几倍的增加我会常来看你。叶岚雅毫无避讳的看着佐助,同是漆黑的瞳子里,满是坚定。

     无法直视那种坚定的光芒,佐助暗暗低下头,我知道了。” 他低喃道。他的眼底有恨意闪过,他痛恨自己的弱小,且从未像现在这样渴望力量,阻止那些事物离自己而去的力量。

     雅酱,你比我更强,也更像是个大人。

©
Br. / Powered by LOFTER